新闻中心 > 正文

我的新老师

时间: 来源: 我的新老师

轻轻走到安俞身边,柔和的阳光透过玻璃窗洒在了安俞的脸上,羽翼般的睫毛盖下一片阴影,因为本就白皙的皮肤在阳光的照射下显得更加透嫩,他的周身被光线笼罩,恍如一个并不属于这个世界的天使,我的新老师纯净到让人心疼。

“不用弄了,我的新老师反正电脑里已经有备份了。”

毕竟是喝了一些酒,为了避免心脏的负荷不够,安俞想了想,我的新老师还是从口袋中拿出药吃下。

早上三人就接到了司棋的通知准备出门行动,坐上直升飞机后,看着秋雨淅淅沥沥的敲打着窗户,阴沉的天气看着让人心里很闷。坐了一会后,遥遥的看见闻人寅撑了一把雨伞朝这边走来,缓慢的动作好似身体不太舒服,暗金色的发丝难得没有向后梳起,柔软的发丝顺着脸颊的弧度显得下巴很尖。淡色的薄唇因为天气的寒冷冻得有点发紫,这是薛辞第一次闻人寅的另一面,没有凌人的霸气和冷傲,我的新老师多了份脆弱。

快速的在树上跳跃穿梭,我的新老师比起地下的吉普车薛辞他们在树上反而更加便利。因为下了雨,树干都被打湿了,薛辞脚下一不小心就滑落了。“呼。”慌忙的用折扇插进了树干,这才没有从树上掉下去。脚下打滑的时候扭到了脚上的伤口,隐约感觉到似乎有血液渗透了纱布。薛辞低头看了一眼脚底下,第一次庆幸自己没有恐高症。“啪!”正当薛辞为怎么爬上去而担忧,舒弦的长鞭扫了过来。

“怎么?”薛辞看不到背上的伤口,看着苏陌皱眉的表情,心里顿时没了地。“这是蓝色妖姬,而且这箭是倒刺的。”倒刺的箭你射入了除非专业除箭人有办法取出箭头,寻常人根本就没有办法。“你有解药么?”薛辞听到这箭是倒刺的若有所思。能除倒刺的箭除了提古那就只有蓝酩了,提古已经死了,而蓝酩又在日本,远水救不了近火。“解药我有。”苏陌从怀表的暗格里摸出了一粒药丸递给了薛辞。薛辞结果解药并不急着吃:“你有止血药么?”“有。”苏陌似乎看出了薛辞的心思,我的新老师拿出了止血药。

我的新老师“薛辞!!!!!!!!!!”

只是和紫宸说了几句话,我的新老师紫宸说了一些好听的话就准备走了。

苏陌看着紧紧抱着薛辞哭泣的舒弦,我的新老师不由得叹了口气“哥,你再抱紧点,薛辞真的得死了。”“唔?…”舒弦泪眼朦胧的看向苏陌,后者从舒弦怀里把薛辞拉到了自己的怀里。“血都止住了,薛辞暂且昏迷过去了。”“诶…”舒弦闻言打量了一下薛辞的伤口,血果然止住了。看着薛辞因为呼吸起伏的胸膛,顿时松了一口气,但是一想到刚才自己那么激动,登时就红了脸。“你、、干嘛不早点说、、”苏陌见状笑道:“哥你激动的样子很可爱。”舒弦脸红的成了熟番茄,感情这么紧张的情况下苏陌竟然还有空调戏自己!

“把解药给我!”梁掠愤怒的一把抓过苏陌的衣服吼道。苏陌扔掉银针,我的新老师伸手把梁掠抓着他衣服的手掰开,从容道:“我为什么要给你?凭你这弓弩?”“你!”梁掠愤恨的把弓弩对向舒弦“信不信我把他们两个钉死在这里!”“呵呵。”苏陌闻言轻笑出声,慵懒华丽的嗓音笑起来很好听。相比苏陌的从容梁掠彻底愤怒了:“你笑什么?!”“你要弄死我们的话,在你来的时候就可以了,何必等到现在?”苏陌一语道破了梁掠来着的目的“你想用我们要挟闻人寅。”梁掠被说中了心思,拿着弓弩的手转向了苏陌,阴笑到:“你知道的可真多。”苏陌只是含笑着看着梁掠。相比薛辞和古诺的情况,熬不住的只会是梁掠。

·即便是这样也就算了,她这样做,又将皇上的颜面置于何处。

·“曼珠,你现在的姿势……”赤箭垂眸瞥了一眼,旋即不怀好意地笑

·客满楼地处城内繁华巷口,近年来生意蒸蒸日上,杂七杂八的各类风

·这女子模样的怪人发出粗犷的男声,似有怒气:“你这老板怎当的,

·江湖人言司徒元阴唯一弟子名为司徒澈,而此刻这紫红袍加身,脂粉

·乞丐低头掐指僵在原地,时间分分秒秒的过去,寒风持续不断的吹过

·陆煜宸离开之后,文欣妍就露出了她本来的嘴脸,“你怎么这么脆弱

·窦云的神情变得紧张起来,像是在担忧接下来应该怎么办。黑鬼得意

·念休就着小碟子咬了一口竹笋,不知道为何这种鲜嫩爽脆的东西倒成

·“姑娘,竟然是烟花!”

·过婷的手动了动,青鸾赶紧擦了擦脸上的泪,看着过婷隔着眼皮不停

[责任编辑:我的新老师]
网站地图如有内容侵犯您的合法权益,请及时与我们联系。